歡迎登錄《教育科學研究》雜志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首頁 > 特別推薦
決策參考 | 李莎 孫綿濤: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教育現代化的基本經驗
作者:李莎 孫綿濤   發表時間:2019-09-21

摘要

改革開放四十年來,中國教育現代化取得巨大的歷史性成就,同時也積累了豐富的推進教育現代化的成功經驗。這些經驗是:教育現代化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對教育的全面領導;必須堅持把教育放在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必須堅持立德樹人;必須堅持以教育體制機制創新全面推動教育綜合改革,建立現代化教育的新體系;必須堅持教育對外開放。

 

關鍵詞

改革開放;教育現代化

 

 

改革開放四十年來,中國教育現代化取得了巨大的歷史性成就,同時也積累了豐富的推進教育現代化的成功經驗。認真總結這些經驗,對進一步建立和完善具有中國特色的教育現代化的理論體系,推動新時代中國教育改革發展,辦人民滿意的教育,實現更高水平的教育現代化具有重要的理論意義和現實意義。

一、教育現代化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對教育事業的全面領導

 

實現現代化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路徑,實現教育現代化是國家現代化的基礎性的工程。近代中國很多有識之士就如何實現教育現代化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探索。然而,近代中國處于內憂外患之中,民族未獨立、人民未解放、國家未統一、社會未穩定,仁人志士們的種種努力并未找到契合中國實際的教育現代化道路。肩負中華復興使命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國,找到了一條實現中國現代化的正確道路,堅定地領導中國人民實現國家現代化,使中國教育現代化成為可能。
回首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歷程,在國家發展的每個關鍵節點,中國共產黨都會挺立潮頭,為教育事業的發展指明方向;在社會進步的每個發展階段,中國共產黨無不高瞻遠矚,為教育事業的進步描繪藍圖。中國近代史特別是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歷程無不證明,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是實現國家現代化和教育現代化的根本保證。改革開放四十年教育事業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是全面加強黨對教育改革發展事業的全面領導而取得的。正因為如此,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9月召開的全國教育大會上深刻闡明了新時代中國教育現代化必須堅持黨對教育事業全面領導的重大意義。

二、教育現代化必須把教育放在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

 

教育優先發展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題中之義,是實現教育現代化的根本保證。教育發揮著提高人民綜合素質和技能、培養經濟與社會發展需要的勞動力、為國家和社會創造科學知識和物質財富、推動經濟增長、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等基本功能,在整個國民經濟建設中具有基礎性、先導性和全局性作用,直接關系國家現代化進程,影響著經濟、政治、文化、社會以及生態文明建設。正是基于對教育重要性的深刻認識和高度重視, 黨和國家一直把重視教育、優先發展教育作為一以貫之的工作重心。
改革開放以來,從提出“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到實施“科教興國和人才強國”的戰略,黨和國家一貫堅持“教育是一個民族的最根本的事業”,在國家建設各項事業發展中秉持“教育優先”的政策。黨的十二大提出把教育作為經濟發展的戰略重點之一,黨的十四大第一次明確提出把教育擺在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黨的十七大把優先發展教育列為改善民生六大任務之首,黨的十九大提出優先發展教育事業,建設教育強國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基礎工程。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教育大會上指出,教育是民族振興、社會進步的重要基石,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德政工程,對提高人民綜合素質、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增強中華民族創新創造活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具有決定性意義。教育是國之大計、黨之大計。這既說明黨對優先發展教育必要性和重要性的認識不斷加深,始終從國家現代化建設的全局和社會主義歷史命運的戰略高度來思考教育問題,也充分體現了我國政府把教育擺在優先發展戰略地位的持之以恒的決心,為我國教育優先發展奠定了思想理論和政策基礎。
將教育放在優先發展的地位,必須使教育經費不斷滿足教育現代化需要。教育經費是教育現代化的重要物質基礎,是教育發展的核心指標。教育投入是事關長遠發展的基礎性、戰略性投資,必須優先予以保證。中共中央在20世紀90年代提出“三個增長”政策,從國家戰略角度支持教育事業蓬勃發展,切實保障教育現代化的順利推進。進入21世紀后,進一步加大政府投入,力爭做到“三個確保”,即確保教育財政撥款增長比例明顯高于財政經常性收入增長比例;確保按在校學生人數平均的教育費用逐步增長;確保教師工資和學生人均公用經費逐步增長。這些足以看出黨和政府對教育現代化事業的重視和增加教育投入的決心。
教育經費投入總量快速增長。我國政府十分重視教育投入,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大幅度增加了教育經費投入。1980年全社會教育投資總量僅為114.15億元,2017年則增至42,562.01億元。[1]1993年發布的《中國教育改革發展綱要》提出:“改革和完善教育投資體制,增加教育經費”,同時提出宏偉目標:“逐步提高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占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本世紀末達到4%。”2012年,我國財政性教育經費占國民生產總值比重首次突破4%。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始終堅持實施教育優先發展戰略,高度重視增加教育投入,以政府投入為主、多渠道籌措教育經費的體制進一步完善,各級教育生均撥款制度和學生資助政策體系進一步健全,財政教育投入力度和學生資助力度進一步加大,為推動教育改革發展、促進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質量提供了有力支持。教育投入從2012年起連續6年保持在4%以上,充分體現了黨中央優先保障教育發展的堅定決心和意志。
教育經費的增長支撐了我國教育現代化事業的快速發展。《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數據顯示,1978—2017年,我國學前教育毛入學率已由10.6%升至79.6%,義務教育階段小學凈入學率由94%升至99.91%,初中教育毛入學率由66.4%升至103.5%,高中階段教育毛入學率由33.6%升至88.3%,高等教育毛入學率也由2.7%升至45.7%。[2]高中階段教育即將普及,高等教育由精英教育轉為大眾化教育。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十三屆全國人大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以勞動年齡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度量,我國由1990年的7年左右升至2017年的10.5年。我國已經進入世界教育大國行列,教育發展總體水平已進入世界中上行列。
將教育放在優先發展的地位,必須高度重視教師隊伍建設。教育大計,教師為本,教師是教育發展的第一資源,是教育事業發展的基礎。教師隊伍建設與我國教育現代化密切相關,教師是教育現代化的建設者、實踐者,是提高教育質量、辦好人民滿意教育的關鍵。黨中央、國務院歷來高度重視教師隊伍建設,在不斷提高教師規模和質量、加強師德建設、促進教師教育培訓一體化、提升教師的社會地位和經濟待遇等方面作出了不懈努力。
為加強教師隊伍建設,鄧小平同志在1977年提出“兩個尊重”即“尊重知識、尊重人才”,從此,尊師重教的社會風氣逐漸得以恢復。改革開放以來,隨著教育事業的快速發展,教師政策逐步完善。1986年,全國人大決定每年9月10日為教師節,人民教師的政治地位和社會地位得到了各界的認可,教師逐漸成為社會上受人尊敬的職業之一。199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教師法》頒布,這是我國教師隊伍建設法制化的里程碑,對保障人民教師的合法權益、規范教師隊伍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為進一步提高教師隊伍的整體素質,1995年《教師資格條例》頒布實施,規定我國公民在各級各類學校和其他教育機構中專門從事教育教學工作,應當依法取得教師資格。2010年,《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把加強師德建設作為新時期教育事業改革發展的重要戰略任務之一。隨著經濟和社會發展,國家通過一系列制度設計對教師隊伍建設提出更高的要求:大力振興教師教育工作,培養目標由重“量”向重“質”轉變;全面深化改革,打造師德高尚、業務精湛、結構合理、充滿活力的教師隊伍;關注發展農村教育事業,加強農村教師隊伍建設;切實提高教師地位及待遇,保障教師工作無后顧之憂等。2018年1月,《關于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出臺,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第一個專門面向教師隊伍建設的里程碑式的政策文件,標志著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瞻遠矚、審時度勢,將教育和教師工作提到了前所未有的政治高度,對于建設教育強國、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2018年9月召開的全國教育大會又一次充分體現了黨中央對教育的高度重視和對教師的親切關懷,習近平總書記以較大篇幅對教師隊伍建設進行了深入闡述,為今后教師隊伍建設指明了方向。
四十年改革發展,教師隊伍建設取得巨大成效:教師隊伍蓬勃發展,教師素質不斷提升;教師數量顯著增加、學歷層次逐步提升,整體素質不斷提高;教師政策日趨完善,法治化進程逐漸深入,重大法律法規的頒布和實施、教師職業道德及規范建設、教師管理制度更加科學高效;師德建設日益規范化,教育部先后出臺多部政策規范各級各類教育師德建設制度,明確提出建立健全大中小學教育、宣傳、考核、監督和獎懲相結合的師德建設長效機制,構建了覆蓋大中小學完整的師德建設制度體系;教師教育全面展開,專業技能逐步提高,初步形成以國家教師教育示范基地為引領、師范院校為主體、高水平綜合大學參與、教師發展中心為紐帶、優質中小學為實踐基地的開放、協同、聯動的現代教師教育體系;教師教育的培養質量逐步提升、教師在職培訓與進修得到保障,注重培養教師的教育技術能力、重視農村師資隊伍的建設,教師待遇有了政策保障、教師榮譽和獎勵制度有效建立。

三、教育現代化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

 

中國共產黨代表了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黨領導下的教育現代化,是依靠人民力量的教育現代化,是把人民放在主要地位、成果由人民共享的教育現代化。實踐以人民為中心的教育現代化、辦人民滿意的教育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教育現代化的必然要求。
以人民為中心的教育現代化、辦人民滿意的教育,就要最大限度地保障人民的受教育權,不斷增加人民受教育的機會。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不斷擴大投入,努力發展全民教育、終身教育,建設學習型社會,努力讓每個孩子享有受教育的機會,努力讓13億人民享有更好更公平的教育,獲得發展自身、奉獻社會、造福人民的能力”。習近平總書記的論述彰顯了鮮明的人民立場,蘊含著深厚的人民情懷,充分體現了我們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
在不同歷史時期,以人民為中心理念都貫穿在黨領導下的教育現代化事業中。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之后,真正秉承為人民服務的思想、面向人民大眾的教育才真正得以實現。新中國成立前,全國文盲占總人口80%以上[3];新中國成立后,黨和國家急人民之所急,結合老解放區時期的掃盲工作實踐經驗,開展了聲勢浩大的掃盲運動。僅1949年至1965年,全國共掃除文盲102,720,000人。[4]小學教育是學校教育的基礎,1949年新中國成立前,全國小學學齡兒童入學率僅為20%。僅三年之后,1952年全國小學學齡兒童入學率達到了49%,1965年則達到84%。[5]
改革開放以后,1985年我國正式提出普及九年制義務教育,2000年中國如期實現基本普及九年義務教育和基本掃除青壯年文盲的目標,創造了人類教育發展史上的奇跡。2008年,繼2007年全面推行農村義務教育免除學雜費政策后,又在全國范圍內全部免除義務教育學雜費,在城鄉全面實施免費義務教育。截至2017年,全國共有義務教育階段學校21.89萬所,在校生1.45億人。其中,小學凈入學率達99.91%,初中階段毛入學率為103.5%,超過或相當于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義務教育鞏固率達到93.8%。[6]在一個有著13億人口的發展中大國實現基本普及九年免費義務教育,標志著中華民族的文化素質和綜合國力獲得了全面提升,也標志著我國的教育事業發展已站在新的歷史起點。
改革開放后,我國高等教育在穩步發展中快速提高質量、規模和效益。1999年,我國大幅度擴大高校招生規模,全國普通高校招生首次接近160萬人,增幅高達47.4%。[7]2008年,高等教育招生數和在校生規模持續增加,全國普通高校在校生達到2021.02萬人,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到23.3%。[8]到2017年,全國共有普通高等學校2631所(含獨立學院265所),全國各類高等教育在學總規模達到3779萬人,毛入學率達到45.7%,[9]正在向國際公認的高等教育普及化階段邁進,預期在2020年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將達到50%,[10]跨入高等教育普及化的大門。改革開放使我國高等教育完成了從精英化到大眾化的轉型,加快了我國社會進步和現代化的進程。這一舉措極大滿足了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對高等教育的需求,也為國家培養出了大量優秀人才,為科技創新和經濟增長作出了巨大貢獻。 

四、教育現代化必須把立德樹人作為教育的根本任務

 

國家的現代化需要大量德才兼備的人才,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黨一直把立德樹人,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人才作為教育現代化發展的根本任務。為完成這一根本性的任務,黨在改革開放過程中與時俱進地不斷完善教育方針,解決了我國教育現代化過程中培養什么人、怎樣培養人和為誰培養人這一根本性的問題。
1978年,鄧小平同志在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強調要把毛澤東同志1957年提出的新中國第一個教育方針,即將“培養德、智、體全面發展,有社會主義覺悟、有文化的勞動者” 的方針貫徹到底,貫徹到社會的各個方面。他還特別強調要在堅持正確政治方向的前提下提高教育質量,教育事業必須與國民經濟發展相適應。1995年3月18日,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規定:教育必須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服務,必須與生產勞動相結合,培養德、智、體全面發展的建設者和接班人。黨的十六大進一步豐富和發展了黨的教育方針,將其擴展為:堅持教育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服務,為人民服務,與生產勞動和社會實踐相結合,培養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黨的十八大首次明確提出:“把立德樹人作為教育的根本任務,培養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
在2018年9月召開的全國教育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培養什么人是教育的首要問題。我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這就決定了我們的教育必須把培養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作為根本任務,培養一代又一代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立志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奮斗終生的有用人才。這是教育工作的根本任務,也是教育現代化的方向目標。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教育大會上的講話將受教育者德、智、體、美全面發展拓展為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他強調,要實現受教育者在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要在堅定理想信念、厚植愛國主義情懷、加強品德修養、增長知識見識、培養奮斗精神、增強綜合素質上下功夫,全面加強和改進學校美育,在學生中弘揚勞動精神,教育引導學生崇尚勞動、尊重勞動,長大后能夠辛勤勞動、誠實勞動、創造性勞動。
正是因為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教育現代化堅持貫徹黨和國家的教育方針,堅持立德樹人的正確方向,才使得一批批德才兼備的人才在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服務中作出了巨大貢獻。

五、教育現代化必須進行教育體制機制創新,全面推動教育綜合改革,建立現代化的教育新體系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教育現代化的歷程,是教育體制機制創新、不斷推進全方位的教育綜合改革、建立現代化教育體系的歷程。我國教育快速發展,從人口大國逐步轉變成為人力資源大國,正在向人力資源強國進軍,這完全得益于持續深化的教育改革所激發的活力與動力。1977年,以恢復高考為首的教育改革,發出撥亂反正、解放思想的先聲。1985年,《中共中央關于教育體制改革的決定》拉開了教育體制改革的序幕。1993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頒布的《中國教育改革發展綱要》提出要繼續推進教育體制改革。進入21世紀,2010年發布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不僅提出要繼續深化教育體制改革,而且還提出要進行教育機制改革;2017年發布的《關于深化教育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則提出將教育體制改革與教育機制創新結合起來推進教育改革。在教育體制改革和教育機制創新的引領和推動下,教育領域進行人才培養體制、考試招生制度、現代學校制度、辦學體制、管理體制、課程教學改革、推進素質教育、教育教學、教育資源均衡配置、教育治理結構(依法治教)、美育和體育、教育督導監測等多方面的改革,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為我國教育現代化提供了強有力的政策保障。
全面綜合的教育改革,基本形成了適應國家現代化發展戰略的現代教育體系。學歷教育比較成熟。截至2017年,全國各級各類在校學生約2.7億人,其中有1.45億名學生正在接受九年義務教育;在近1400萬名初中畢業生中,有98%以上升入高中階段教育學校;近780萬名普通高中畢業生中,有97%以上升入高等本專科學校;還有近228萬名碩士研究生和36.2萬名博士研究生正在進行學習和研究。[11]
職教普教“立交橋”順利搭建,更好地服務國家經濟建設。普通教育與職業教育充分利用全社會的教育、文化和科技資源,形成了職教普教教育立交橋,有力推動產教融合、校企合作向深度發展,使之成為教育發展振翅高飛的雙翼。
終身教育新趨勢逐漸形成。1999年1月,國務院批轉教育部《面向21世紀教育振興行動計劃》,提出到2010年基本建立終身學習體系。作為一項規定和任務,終身教育被分別寫入《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和《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中。黨的十九大進一步提出“完善終身教育,建立學習型社會”戰略要求和“到2020年基本形成學習型社會”偉大目標。國家充分利用全社會的教育、文化和科技資源,搭建起教育立交橋。目前,已形成覆蓋廣泛、層次多樣、形式多元的教育網絡,有效推進了學歷教育和非學歷教育協調發展、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相互溝通、從學前教育到終身教育一體化銜接的教育體系,使全體人民學有所教、學有所成、學有所用。
我國在改革開放過程中形成的現代國民教育體系,是適應經濟與社會發展和全體社會成員自身發展的全面需求、適應人才需求多樣性的先進的教育體系,為我國教育現代化持續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六、教育現代化必須堅持教育對外開放

 

教育對外開放是我國教育現代化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教育事業既在對外開放中發展壯大,又在對外開放中走向世界。1983年,鄧小平同志為北京景山學校題詞:教育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三個面向”為我國教育對外開放提供了重要的指導方針。
改革開放初期,國家率先通過一系列政策規定,派遣留學人員出國深造,揭開了新時期教育國際合作與交流的序幕。1994年制定了“支持留學、鼓勵回國、來去自由”的方針,繼續擴大派遣留學人員。新時期,國家留學公派工作又確立了“擴大規模、提高層次、保證質量、增強效益”的重要思路和重點,鼓勵和吸引出國留學人員學成回國服務。正是教育對外開放政策,使大批出國留學人員在異國他鄉學習最先進的知識、科學技術和管理經驗,并學成回國,用他們的知識和智慧報效祖國,成為我國改革開放和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
我國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成功也得益于教育國際化開創了一條正確的教育對外開放之路。改革開放以來,教育對外開放的戰略格局逐步形成,極大提高了中國教育特別是中國高等教育的國際影響力,越來越多的中國大學躋身世界大學500強,2018年達到62所[12],這是在改革開放之初難以想象的。中國大學開始走出國門興辦海外校區,服務國際社會。我國教育對外開放的主要成就如下:
1. 建成了一批示范性、高水平中外合作辦學項目和機構,與眾多國家和地區建立了教育合作與交流關系,與重要的國際組織開展教育合作與交流。人文交流已與政治互信、經貿合作一道成為我國外交的三大支柱。
2. 與國外的合作與交流不斷深入,對外教育合作與交流由改革開放之初的向國外學習和借鑒經驗的單項需求,逐步轉向雙向需求、合作共贏。世界各國對我國教育合作的需求也從學習語言轉向學生交流、科研合作等更加多元化的層面。共建“一帶一路”教育行動有力地配合了國家“一帶一路”建設的實施。我國參與國際重大教育事務的話語權也不斷得到提升。
3. 來華留學人數在2017年接近49萬人[13],反映了世界對于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興趣和信心,也是對中國高等教育質量的肯定。雙向留學與人才引進規模迅速增長,人才培養國際化水平大幅提升。
4. 在語言教學和中外文化溝通方面,孔子學院滿足了國際友人對中國文化和語言的現實需求。截至2017年6月,我國已在140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512所孔子學院和1074個中小學孔子課堂,現有各類學員210萬人[14],實現了全球廣覆蓋,大幅提升了漢語和中華文化的國際影響力。

 

[注釋]

[1] 教育部 國家統計局 財政部關于2017年全國教育經費執行情況統計公告[EB/OL].(2018-10-20)[2018-10-28].http://www.moe.gov.cn/srcsite/A05/s3040/201810/t20181012_351301.html.

[2][6][9][11] 教育部.2017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EB/OL].(2018-08-10).http://www.moe.gov.cn/jyb_sjzl/sjzl_fztjgb/201807/t20180719_343508.html.

[3] 淺井加葉子,王國勛,劉岳兵.1949—1966年中國成人掃盲教育的歷史回顧[J].當代中國史研究,1997,(2).

[4] 中國教育年鑒(1949—1981)[M].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84:125-126、578.

[5] 毛禮銳,沈灌群.中國教育通史·第五卷(第二版)[M].濟南:山東教育出版社,2005:302.

[7] 教育部.1999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EB/OL].(2018-08-10).http://www.moe.gov.cn/s78/A03/ghs_left/s182/moe_633/tnull_841.html.

[8] 教育部.2008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EB/OL].[2018-08-10].http://www.moe.gov.cn/s78/A03/ghs_left/s182/moe_633/201002/t20

   100205_88488.html.

[10] 孫穎.中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預計2020年將達到50%[N/OL].北京晚報.(2016-03-08)[2018-10-10].http://www.china.com.cn/guoqing/2016-03/08/content_37969523.htm.

[12] 世界大學學術排名五百強:中國高校占比12%居第二[EB/OL].(2018-08-15)[2018-11-30].https://news.sina.cn/gn/2018-08-15/detail-ihhtfwqr3762885.d.html.

[13] 教育部公布2017留學數據:2017留學生人數60.84萬人[EB/OL].[2018-03-31](2018-09-28).https://www.mxbang.cn/archives/6072.

[14] 教育部.數據看變化·教育整體情況[EB/OL].(2017-09-28)[2018-08-15].http://www.moe.gov.cn/jyb_xwfb/xw_fbh/moe_2069/xwfbh_2017n/xwfb_20170928/sfcl/201709/t20170928_315533.html.

 

(責任編輯:張蕾)

【論文來源】《教育科學研究》2019年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