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登錄《教育科學研究》雜志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首頁 > 特別推薦
卷首語 | 耿申:警惕網絡欺凌來襲
作者:耿申   發表時間:2019-09-12

“網絡欺凌”泛指利用一切信息虛擬手段實施的欺凌行為。種種跡象表明,網絡欺凌有可能取代其他一些形式而從欺凌形式分類中的次要地位上升為占據重要地位的主要形式。學校、家庭和社會應對此抱有高度警惕。

網絡傳播的特點是只要抓住熱點,就能聚集起能量足夠大的輿論場。學生網絡欺凌的發生范圍通常以雙方的共同朋友圈為核心。比如,在以班級為主或以本校同學為主的網絡圈子內。網絡欺凌雖具有隱蔽性,但其所引發的后果同其他欺凌形式一樣嚴重,而且進展時間更快速、進展過程更難以預測。

網絡欺凌主要以散布圖片、視頻、謠言,從而引起不負責任的評論性跟帖以及更加直截了當的臟話彈幕等形式,使被欺凌者受到嚴重的精神傷害。在圖片修改(P圖)和拼接視頻的手段越來越便捷的技術條件下,中小學生已開始像玩游戲一樣地運用這些手法,但由于多數中小學生很難分辨圖片和視頻的真假,也不懂得如何辨別謠言,甚至還存在“幸災樂禍”的心理,使得很多不明真相的同學一看到圖片或視頻就馬上發表評論和彈幕。事實證明,對網絡的傳言、P圖和拼接視頻等進行澄清,需要具備更精湛的技術手段,更嫻熟的操作能力,更多的真實證據和詳細、反復的文字說明能力,否則很難奏效。換言之,對于謠言特別是對于P圖和拼接視頻的辨識及解釋的努力常常會被圍觀者“出于好玩而寧可信其有”的大眾心態所沖淡甚至淹沒。加之廣大青少年所喜歡的彈幕的運用,一個謠言常能瞬間形成海嘯般的輿論壓力。

在網絡中,欺凌的傳統定義可能會被徹底瓦解。比如,歐維斯定義的“力量不均衡”“重復發生”。在面對面的場景中,“力量不均衡”通常被解釋為個體力量的大小和人數的多寡;而在網絡空間中,肌肉力量被思維和手指所置換。再如,前者中的“重復發生”,在網絡上僅一次性的輿論煽動便可通過瞬間無數次的轉發而形成反復欺凌的態勢。又如,關于圍觀者的定義及對圍觀者的分類界定,在網絡中變得無所不包,幾乎所有在線者都可能具備了圍觀者的性質,所有的跟帖或彈幕,也都具有了“協助者”的性質。又如“關系欺凌”分類中的“排斥”,網絡欺凌一旦發生,其本身就已經構成了現實的心理排斥;而且由“排斥”轉化為“攻擊”,在網絡上也遠比面對面的場景中來得迅猛、快捷。網絡的侮辱性語言,自然構成排斥態勢;對被欺凌者來說,被排斥的局面雖沒有面對面的場景中那么容易識別,但在心理上容易被無限放大,而此時的語言排斥已變成了與現實中身體攻擊所造成的同等甚至更嚴重的精神傷害。

預防學生網絡欺凌,需要在建設友善班級方面作出更多努力。只要有學生遭受到被網絡欺凌孤立的情況,那么,全班同學(整個朋友圈)都應擔負責任。針對網絡欺凌,建議學校要努力探索和嘗試以下幾點做法:一是教會學生辨識P圖;二是教會學生辨別視頻的剪輯;三是教會學生辨識謠言和真相的區別;四是教會學生在跟帖和發彈幕前務必堅持“三思而后行”的原則;五是教會學生換位思考,尊重同學的心理感受。


(耿申  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  編審)